• American Dream - [远方]

    2011-01-07

    American Dream。

    美国梦。

    我觉得其实是一个世界级的大梦,好几个世纪的,也将持续下去的,一个大梦。

    所有的,无比美好的,能够改变命运的梦,其实都能被叫做American Dream。

    它就是这样的一个分量。否定低贱的自己,期盼一个高贵的存在。

    这样的一个梦。多少人能够实现,又多少人为了实现它而放弃,失去所有。

    人的血肉组成的金字塔永远都屹立着,不停的更替着,谁也不知道塔有多高。

    除了去替换别人,就只能被别人替换。

    有梦的人其实很幸福。

    只要去考虑怎么替换别人就好了。

  • 遥望 - [远方]

    2010-12-31

    公历2010最后三天请假

    玩疯了。

    恩 明天就是2011年了

     

  • 十七天 - [远方]

    2010-06-23

    没有停下来休息过

    没有胡思乱想

    最后一段路加速

  • 十一天 - [远方]

    2010-05-27

    早上跑得可累死我了……

    估计是昨天打篮球打的……

    晚上打羽毛球老high了……

    下雨啊下雨。。坐车回来的。。

    加油奔跑吧~~~~少…额。。青年…… 朝着朝阳~~~

  • 第三天 - [远方]

    2010-05-11

    啊,原来早上跑也不是很吃力嘛。。果然那天早上是因为忽然开始跑的原因吧……

    真是乱七八糟的一天啊,各种杂乱的事情。。

    晚上帮同事搬家,然后开车回单位,依然继续跑回去。。真是注定要跑啊~

    这次就换心疼了。真有意思,不过一下就好了。

    除了马路几乎没停,越来越适应了……

    周末准备找一票人去植物园。。

    聊天,打牌,赏花~

  • NowHere - [远方]

    2010-02-12

    “对父母来说不管女儿被多好的男人带走,也不可能满意的。”

    诶。。很在理啊。。做父母真是不容易哇。。

    这样一句话虽然不应景。。。总之为人父母都是为自己的儿女着想的。。真希望父母万岁啊。。

    本来昨天想碎碎念下,但是后来没有那个心情,今天补上吧。

    回家买的是座票,之前还很期待,也许可以和天南地北的乘客海聊海聊。

    坐在车上超失望,一车子都是回郴州的,真是没什么好说的。

    大概和我是座票也有关系,本身也不是很主动的人,坐着就如同是拒绝的姿态,而一起站着的人们,都是同命相怜,很容易就可以聊到一块了。

    于是只是和同事聊天,上了上QQ,然后听着歌边打个盹。

    19个小时就这样过来了。

    下车的时候阴天带着些风,自己默默的走了回去,看着那些熟悉的街景,很淡定的回了家。

    在火车上和妈聊天,说,妈,你儿子要回家了开心吧

    我妈说,那是,特别是敲门的时候。

    不管怎么说,我的父母都是超棒的,现在都挺好,爱你们。

    今天和boss他们聚了聚,很平淡的感觉,不喝酒,聊的也少了,打个牌我还输了,喂喂,你们这样好么?09年,boss结婚,李斌找了个护士,张郑找了个90后,就剩了我么 混蛋啊你们!还赢我钱~~

    总之平平淡淡也蛮好的,毕竟都如此这般的大了。

    现在已经过了0时了,已经算是除夕了吧。

    祝福我的家人,还有我所有的朋友,身体健康,平平安安,岁月静好。

     

  • 小酒馆的情歌 - [远方]

    2009-11-19

    1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11.19

    第一次听见那首歌,是喝的烂醉的时候。

    朋友失恋,明明已经是一个在青年人中崭露头角,小有成就的样子了,女朋友却跟一个“成功”的中年人跑了,口口声声的说着为了我们的将来积累人脉。结果却背弃了他。

    我问,你怎么打算的?他说:“走一步看一步吧,我把所有的东西包括房子都留给她了,我逃出来了。”我跳起来抽他,“你大爷的,她蠢,你比她还蠢!”他不语。半饷无言。我说,走,喝酒去。

    于是,大半夜,两个213顶着呼啸的北风,穿行在灯火斑斓的夜城之中。深夜的酒吧,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味道,交织在一起,尽是张狂,每一家都很殷勤的拉我们进去,让我感觉就像是一张大网,而我们就像是即将扑进这张网的猎物一般。很恶心的感觉。尤其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。

    我拖着他换了一家又一家。酒吧街的酒吧几乎都被逛遍了。站在街头我终于放弃,刚准备要说服他自己买酒回去喝,眼前一亮,在外街偏角处有一家不怎么起眼的店子,一块大大的招牌,刚劲有力的正楷写着:“朝晖酒馆”。尴尬的位置,大大的招牌,就像当下的我们一样,格格不入的感觉。如此亲切。

    没有服务生在店外拉客人,没有人迎接,没有喧躁的音乐,放着比较柔情的歌曲,客人也很少,这家店空间并不大,主柜边却放着一架钢琴,闲置着,大概请人在某个点进行弹奏吧。整体色调很柔和,大概这里相当适合我们吧?

    之后开始闷闷的喝酒,他很少说话,有一搭没一搭的,我天南地北的和他瞎扯,从经济危机扯到人类灭绝。我说:“人类就要灭绝了,你不觉得你应该做些什么吗?”他看我一眼,喝着酒挤出三个字:“灭。个。蛋。”得,我自讨没趣。喝着喝着,他似乎有些高了,开始断断续续的说着,那些若有若无的事情,开心的,不开心的,点点滴滴,我默默的听着,我心想真TM操蛋,这么好的男人,事业上也几乎无可挑剔,前景大好的样子,到底比老男人差到哪里。他说他果然还是太年轻了,有太多不足,还需要磨练还需要成长。我说,“你丫的,现在我在你面前就已经是一坨屎一样了,你到底还要长成什么样?那个老男人那样?”又是该死的沉默。半饷,他默默的说:“也许会。”真是悲哀,如果这也是一种轮回的话我从心底里觉得悲哀。我看着他似乎决定了什么的样子,觉得很无奈,想想自己,话说为什么我要跑出来喝酒,还喝得就像是我在失恋一样。

    我知道我根本无法安慰他,伤口始终是需要自己舔了才可以慢慢愈合的。我大概只是找借口出来喝酒罢了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想喝酒,喝了时候又刻意让自己保持清醒,大概是怕如果真的喝醉了很多东西倾斜而出,失去控制。我不知道我对现在的生活是否有什么不满,对未来有什么样的要求,在惧怕着什么,又追求着什么?大概我只是想在它们倾斜而出之前的那一瞬间抓住它们,然后好好的端详它们,然后可以由衷的说句,原来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