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凌晨 - [啊呜]

    2011-10-20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wo0od-logs/167803143.html

    送走了无数的夜晚,夜深之至既是凌晨。

    最近各种原由睡的很晚,白天头疼。很头疼。

    该理发了。

    11月会去海南一趟,本应该很高兴的,但是却像隔着一层雾一般看不清那个高兴的自己。

    想大家,缅怀以前,因为认识一帮新朋友,如同那时候般言语无忌,充满希望和美好。

    人和人的信任真的就隔着一层膜,无法触碰,但是往往就差那么一点,就那一点可能就是耗过了一辈子。

    在魔鬼的词典里 “命运” 是 “代价”。

    我喜欢这种可靠的方式,代价,比起命运来说来得更实际。

    杭州杭州,也许很多事情凑在一起之后就不再是凑巧了吧。

    很多话都会卡在喉咙眼里,无奈。

    无奈,越大越无奈,束手无策,求助无门,成长的过程就是从无知到新鲜到熟悉、习惯到厌倦、无奈。

    这样的岁月。

    这样的积累。

    小时候的豪言壮语,到现在的都市路人,冷漠,焦虑,患得患失。

    人可以成为所有,我一直坚信,怪物也好,圣人也罢,都可以。只是在这个格局之中无法突破,只能是一副躯壳而已。

    突破突破,超越自我,然后去到更高更远的地方,用不同的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。

    欢欣鼓舞吧,巨人倒下之时,小人们为之狂欢,为这世界赐予的变故。

    无法掌控的命运,我宁愿付出代价。

    迟早,迟早的事情。

    分享到: